许壹九

【温柔的枝桠】上

云の山の彼端:

#配乐 libertango
#论黄少天成为树的朋友之后
#百粉点梗,分 上/车 两部分,如你所见,这是上
第100位可爱的粉丝,@许壹九 等着看你变成大角虫的一天
#醉酒,夹带大量私货,王牌酒保
#其实我不怎么懂酒,有什么错误ooc,还在努力学习
喻黄


蓝雨对战兴欣,输了。


这当然不是他们第一次失败,但对于黄少天来说,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不想被提及的一次。因为,他下场之后,居然就安静地坐在出租车上,路上没有说一句话。


喻文州很能理解这个画面,当年他在前队长魏琛脸上见到过一次类似的表情。被新手打败,还是这种意料之外的画面,内心一定是糟透了。于是他走上去,像高富帅男神搭讪红灯区失足少年一般,问了一句:“要不要去喝一杯?”


黄少天的表情都跟着沮丧的情绪木讷了,从垂头丧气转换成无辜茫然居然花了十多秒,然后才挤出一个“啊?”


“反正比完了,虽然功亏一篑,但我们也可以松口气浪一下了,来吧”
“哦。。。”
“你不来的话,一周的外卖都是秋葵”
“我去!”听到秋葵,黄少天的反应立刻机敏起来,不止语气,表情也斩钉截铁起来。


于是,喻文州让出租司机开到了一家叫lapin的酒吧。下车的黄少天有点懵“哎,就咱俩啊?”“嗯,怎么了?”“没。。没事”


靠,没事才怪,这怎么回事啊这这这喻队带我泡吧?喻队,喻队,喻心脏欸,他不会有什么企图吧?真的只是安慰我?那怎么就他一个人啊,一个人欸!难道是发现了什么?难道他看了我手机里他的黑照?小心,一定要小心。


黄烦烦已经紧张地完全忘记了之前被树砸死的故事了。从效果上来说,喻文州,不愧心脏。


“欢迎”
这家酒吧的调酒师,叫左苍流,人称神之杯,现在已经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名调酒师了。这里还是当年方世镜前辈推荐的,从此成了蓝雨一大隐秘聚会地。


“老样子,你看着调吧。”喻文州说了一句,温柔地看了一眼黄少天,漏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,黄少眼光尴尬地躲闪,从天花板扫到马赛克瓷砖。


“好的”左苍流和喻文州对视一下,回了一个同样深意的微笑。


第一杯,两人一样的,old parr威士忌调的生锈钉,这个政坛名酒,此时倒也合适,宝剑锋从磨砺出,永不放弃屹立不倒,追逐冠军。


第二杯,喻文州的是玛格丽特,黄少天的是阿芙洛狄忒,两人看了一眼对面的酒杯,喻文州笑的更有深意了,黄少天表情更生动了,为了缓解心中的尴尬也开始了话痨模式。
【玛格丽特:天蓝色,恋人。阿芙洛狄忒:粉红色,永爱。】


第三杯,喻文州的是天使之吻,巧克力色的酒,漂浮着轻柔的奶油,鲜红的樱桃悬在杯口,他就这么盯着樱桃浸入酒杯,扯出唇形的波纹,觉得像极了眼前这话痨的嘴。
对面那人眼前,放的是血腥玛丽,这杯酒上来的时候,他愣了一下,但是也没多想,因为他基本已经没有多余的大脑来在意这些东西了,全部的精力都在怎么应付喻文州了。空气一旦安静,他将不得不直视自己的内心。


“哎喻队喻队,这酒这么好喝,感觉就是果汁嘛,是不是我酒量见长啊?哎喻队,这酒叫什么啊?你知不知道?不是说每个酒背后都有故事吗?这个有什么故事啊?”黄少天喝了一口血腥玛丽,然后又叫了一杯。
【血腥玛丽,番茄汁和烈性酒的混合,没什么感觉就喝了很多,然后直接醉死的暴君酒】


作死。喻文州在心里下了这样的评论。
不过也好,醉了就能敞开心扉了吧。他暗自又这么想着。


果然,这两杯下去,黄烦烦从狮子王就变成田园猫了。趴在桌子上支支吾吾说梦话。“我,黄少天,以后在赛场啊,就专门和树过不去!”“哎哎什。。么埋骨之地?不。。不存在的,我一场比赛几。。几十万”“喻队。。喻队。。我。。我错了,这些黑照。。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,我。。我也。随你处理好了”


喻文州脸上洋溢着明媚,笑的灿烂极了。
然而没想到黄烦烦一旦喝多了,嘴上功夫不减,但身子可是不灵光了。喻文州只得架起桌上的一滩黄烦烦,冲左苍流眨了几下眼睛,表达一下歉意,结了账,把人背回了酒店。


两人住的是同一间,喻文州说黄烦烦太烦,怕他干扰别人,就放在自己房间了。现在想想,当初的决定,也许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吧。


黄少天手臂耷拉在喻文州的锁骨上,头挂在他肩上,呼吸间温热的气息撩过喻文州的颈窝,颠簸间软软的黄毛蹭着喻文州的耳根,嘴唇不时擦过脖子,加上孩子气的嘟囔,实在可爱的紧。喻文州手还要扶着黄烦烦的小屁股让他不掉下来,此时也不由得分神感慨一下手感真好,好到想办了他。


“嗯。喻队干嘛啊?。。。嗯。嗯。啊。文州!”梦话。但是,真的很好奇他梦的内容啊。“啊啊,不要,不。。。不可以!”
喻文州表示,黄少天这种行为可能已经不是撩那么简单了,因为除了脑袋,他某个不可言表是部位血流冲撞的也十分厉害。于是加快了步伐,风风火火进了房间。@


一关上门,那就是另一个世界了。


TBC
老魏看片中。。。